大陆有广阔天地,台湾有优秀人才,走近与融合自然而然,而创业是最具吸引力的方式。

? “大众创新、万众创业”,这样的时代机遇不仅是大陆青年的,也是台湾青年的。实际上,创业已经成为当下大陆对台工作特别是对“三中一青”工作的关键词。自2014年“反服贸运动”后,大陆各地方政府开始设立两岸青年创业园,并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,吸引台湾青年来大陆创业,2016年“大驯后更是加大了推动力度。

? 扶持创业如何做好?精心的设计尤为重要。

? 做好功课,避免碰得“满头是包”

? 创业是创新精神的载体,也是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。但客观而言,创业并非易事,它是创业者在纷繁复杂的不确定的经济环境中,动态捕捉、利用市场机遇及将其最大化的过程。创业高风险与高收益并存,对创业者能力的要求也较高,因此创业成活率并不高。据不完全统计,99%以上的创业都以失败告终,只有不到1%才成功。虽然青年学习能力强、思维敏捷,但由于在资金技术、社会经验等存在明显短板,青年创业成功的概率可能更低,这是青年创业必须直面的重大挑战。

? 对台湾青年而言,大陆经济高速发展孕育着巨大的创业机遇,这是岛内狭小市场无法比拟的,加之两岸同文同种以及台湾青年创意能力较强等优势,赴大陆创业无疑是其大展身手的好去处,但毋庸讳言,大陆创业的市场环境与台湾相比还是有很大差别,一些市场甚至还处于“野蛮成长期”,市场的硬环境与软环境并不成熟。可以想象,如果台湾青年在没有做好功课的背景下就贸然来大陆创业,势必会碰得“满头是包”,创业成效可想而知,对两岸关系的伤害也不言自明。

台湾“创客”夫妻林士伟(左)、苍沛在厦门的公司里讨论客户设计方案。

? 面对三个人群,建构“精准扶创”

? 直面台湾青年来大陆创业的风险,并非意味着这一政策一无是处、无法推动,而是需要决策者通过合宜的制度设计使风险极小化、收益极大化。在扶持台湾青年来大陆创业时,切不可采劝撒胡椒面式”的政策模式。这种模式的特点是各地争先恐后、“一窝蜂”地上马各种优惠政策,许多利好政策大同小异,并没有充分考虑当地社会经济情况,以及与台湾青年需求的匹配性。其结果是一方面中央的政策资源未形成集聚效应,如同撒胡椒面式的被稀释,另一方面,各地也容易陷入恶性竞争的怪圈,也在相当程度上弱化了对台政策的合力。

大陆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是,台湾总人口2300万,20-39岁青年约690万人,刨掉满足于“小确幸”思潮的绝大多数以及在岛内创业的,有意愿且有能力来大陆的青年并不多。因此,构建一套真正适应台湾青年需求的政策支持模式尤为必要。

? 笔者认为,精准扶创的核心在于政策对象、手段精确定位、设计以及不同的组合,以此构建一套满足岛内不同青年需求的立体政策体系。

台湾青年学生参观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。

? 对象上,台湾青年群体既包括有国际化视野、留学欧美的高端人群,也有大量本土出身、素质良好的中坚群体,同时也有不少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青年。对大陆而言,重心应在前两个层面,政策发力的重点也应有所不同。例如对于第一层面,提供较好的平台以及政策即可,但对第二层面,可能就需要更多精细的政策支持与引导。而对第三层面,吸引其来大陆就业或者小规模创业,提供支持更为现实。

? 手段上,不能走过去“招商引资”的传统模式,而应更加注重与当地社会经济产业的连接,在融资、税收等领域给予其与大陆青年同等的“国民待遇”。同时,应着力构建一套吸引台湾青年来大陆“见习—就业—创业”“一条龙”的政策体系,为台湾青年逐步了解、适应大陆,及在大陆积累人脉等创业资源创造条件。只有精心设计、稳扎稳打,才能让更多台湾青年共享大陆发展机遇,才能让两岸青年成为共同创业打拼的好伙伴,真正促进两岸青年的心灵契合。?

? 扶持两岸社企?助力青年圆梦

? 近年来在“大众创新、万众创业”的口号和政策推动下,越来越多台湾青年赴大陆创业,借助遍及大陆各省市的创业孵化器、两岸青创中心所提供的支持,驰骋于将近14亿人口的广阔市场中。然而,在这片赴陆创业的浪潮中,社会企业青年创业以及两岸社会企业合作却普遍被大家所忽视。

? 所谓“社会企业”并非一般的营利企业,也不是单纯的公益组织,而是通过市场化经营方式自筹财源,来解决特定社会问题、服务弱势群体的公益型企业。

? 两岸社会企业在各自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和发展,其理念已逐步为政府和民间社会所接受,越来越多怀抱社会理想性的青年,选择投身到社会企业创新创业的志业当中。

?过去八年的两岸和平发展与两岸经贸合作,由于没能建立完善的再分配机制,致使两岸经贸红利没能全面有效分配给基层民众、弱势群体和青年学生,从“反服贸事件”以来在台湾内部受到各种质疑。因此未来的两岸交流合作,必须更多地走向基层化和公益化,而两岸社会企业合作能够站在社会公义的制高点上,如此便难以被反陆舆论攻击或抹黑。

台湾已经处于后工业社会,在物质条件不虞匮乏之下,年轻人都希望能够实现自我价值。因此,青年学生不仅存在创业或个人职业发展的现实需求,还怀有实现个人社会理想的价值需求,而投入社会企业则能兼顾以上二者。有关部门可以在当前各种两岸青创基地的既有基础上,运用两岸政策和资源扶持台湾青年在社会企业领域创新创业,如此既有助于解决两岸社会问题,也能助力青年发展、创造青年就业,还能实现年轻世代的公益理想。

台湾创业青年考察团到漳浦县参观考察。

? 扶持社企青创的关键,在于打造两岸社企合作与社企青创“全要素聚集”的“生态圈”,具体要素包括政策、空间、资金、市尝通路、人脉、经验、训练、竞赛、平台、媒体等,这些可以概括为人流、物流、信息流、资金流等四大要素,而具体扶持策略则可以归纳为“定政策、搭平台、建园区、设基金、拓市潮等五个方面。

? “定政策”是指制定各类鼓励台湾青年创立社会企业、推动两岸社企合作的有关政策;“搭平台”指通过互联在线形式和线下实体活动,搭建两岸社企团队的交流、竞赛、训练与合作的平台;“建园区”则可以在各种既有的青创园区中,划出一块空间指定社企团队专用,也可以单独建立两岸社会企业青年创业园区;“设基金”是指为两岸社企合作、台湾社企青创团队进驻等,配置足够的种子、天使、创投、风投、贷款、乃至政策补贴的基金;“拓市潮则是指为两岸社企青创团队在大陆的市场铺设销售通路,协助两岸社企产品和服务在大陆开拓市常

? 由于在两岸社企合作、扶持社企青创的过程中,不仅社企运营团队能够获利发展,众多被服务的弱势族群更能因此受益,而社企团队所致力解决的社会问题还能惠及更多民众,使两岸红利得以更加有效分配和传导到基层群体,因此这将能为两岸社会被撕裂和断裂的旧有连结,创造更多的两岸社会新连结。

? 与此同时,这些最富有社会理想情怀和务实作风的台湾青年社企创业者,在此过程中将会充分感受到,运用两岸资源解决两岸社会问题的有效性和重要性,从而开始反思个人的两岸观与国族认同,并通过他们的社群络,影响更多在台湾具有理想性的社会工作者,进而建构两岸社企青创与社会工作的价值共同体和生命共同体。(王正:台湾世新大学助理教授。王敏: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、经济学博士。)

作者:王敏?王正

凤凰大参考

本文链接:吸引台青创业打造青创全要素聚集生态圈

您可能也会喜欢

友情链接:

心经唱诵 大悲咒注音 经文